JR News

{香港JR设计 HK JR Design}论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与建筑研究方向

Professor Raymond, the chief designer of our company, is the first in the field of urban planning and architecture theory, which is the first in the national core academic journal.


我司首席设计师Raymond教授近期在其研究的一一城市规划与建筑理论领域,首度在国家核心学术期刊一一巜建筑工程与设计》发表题为一一论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与建筑研究方向的论文,首度阐述了湾区城市应以空间结构,低碳生态为导向,从大而全的独立城市向统筹协调的城市群发展,发挥城市的动态比较优势,推动转型,提高核心竞争力!为以后大湾区规划设计提出了理论依据!详见附文


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和建筑研究


作者:Raymond 教授(香港JR设计集团首席设计师)

 

 

【摘 要】深港澳大湾区规划具有改革开放和制度创新的先行优势,是我国经济转型的排头兵。未来应加快沿海城市带的发展,形成以港深为核、以沿海为带、以珠江为为轴的“ T ”字型大湾区经济,坚持城市空间结构导向、低碳和生态导向。建立多样性的城市中心、改善老城区服务设施、保护城市未开发地区生态景观和实施公共交通运输规划。在规划和建筑实施上,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和中央政府的统筹作用相结合的实施原则,以开放推动转型升级,全面提升深港澳大湾区对内经济辐射功能与对外国际化水平。



【关键词】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建筑理论模型

 

湾区经济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愈发凸显是国际竞争的制高点。深港澳大湾区被中央明确为国家层面的区域发展重大战略,具有改革开放和制度创新的先行优势,在全球产业分工链条中形成了持续上升的潜力,将成为我国经济转型的排头兵[1-3]。通过打造成为比肩纽约、旧金山、东京湾区的世界一流湾区,深港澳大湾区力图突破现有体制障碍,建立多样性的城市中心、改善老城区服务设施、保护城市未开发地区生态景观和实施公共交通运输规划,打造充分激发和释放该区域的发展潜力,为我国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本文从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与建筑理论模型、大湾区城市规划和建筑的研究导向和规划与建筑实施三个方面对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和建筑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4]。

 

1. 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与建筑理论模型


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必须坚持世界级的标准经验, 借鉴国际一流湾区的成功经验,充分发挥集聚的作用和空间溢出效应, 形成合理的城市规模分布和功能区域布局。未来应加快沿海城市带的发展,形成以港深为核、以沿海为带、以珠江为为轴的“ T ”字型空间结构的大区经济。按照点、线、面逐步扩展的方式,构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湾区经济和城市布局,充分发挥核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培育形成多级多类发展轴线,多层次网络化空间格局。深港澳大湾区城市规划与建筑理论模型包括四个方面[5-7]。

1. 1多层次城市等级体系建设,打造伞形网状城市规模层级结构。推动大、中、小城市在空间上有序分布,促进人口和经济活动在地理上有效集聚。首先,宏观空间层次上把握整体多个城市的布局及室内各类用地比例和功能分区;其次在中观空间层次上处理各功能片区内的各类用地的选址、布局形式;最后在微观空间层次上处理某块用地性质、规划的调整或改变。实现不同类型资源在不同空间上优化配置,形成层级有序、分工合理、协同发展、联系密切的伞形网状城市层级体系,提高大湾区城市群的国际竞争力。

1.2 明确等级清晰的城市功能定位。功能定位是城市规划的标准。区分不同类型城市职责,鼓励核心大城市打造面向未来的全球城市,成为全球城市文明创新的倡导者,全球科技创新和智能制造的引领者。

1.3 推动层次合理的城市产业分工。注重城市产业专业化分工,加快核心大城市发展科技创新产业,建设世界级科技创新中心、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和全球资源配置中心;推动大城市发展创新服务业、科技制造业,建设特色鲜明的世界级高端制造业集群;引导中小城市建设区域商贸中心、物资集散中心和先进制造中心。

1.4提升城市空间利用效率。根据资源环境承载能力,提升空间利用效率,优化深港澳大湾区国土空间开发格局,应科学确定城市边界、最小生态安全距离和空间结构,统筹经济社会发展、人口空间分布、陆海资源利用、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和对内对外开放。

 

2. 大湾区城市规划和建筑的研究导向


大湾区既有别于以发展经济为单一功能的经济开发区,也不同于偏重物质形态建设的新城,在规划上应该以功能复合的社会经济共同体为目标,我们应该借鉴国内外经验明确大湾区城市规划和建筑的研究导向,主要包括城市空间结构导向、低碳和生态导向[8-9]。

2.1空间结构导向。不合理的空间结构, 难以甚至错误引导城市空间拓展 , 因此, “长效引导” 的前提是构建良好的空间结构。构建可生长的弹性空间结构, 以避免未能容纳新的发展而造成的建设无序。城市具有容器的性质, 可以通过不断扩大自身结构来容纳未来不断变化的需求和社会发展更加繁杂的形式。从这个方面讲, 通过打破外围组团与中心的分割而使其成为中心轴向生长的一部分, 并构建更为开放的、 开敞式的空间结构, 可为城市空间增长带来“新的生命”。空间结构引导有长期结构控制和分期结构导引两层含义,城市所处区域的自然生态环境有不同的保护和控制级别, 既需要发挥对区域终极边界的控制, 以保护 “城市周边需要永久或长期保护的开放空间和农用地,也需要适应城市生长性和动态性发展的特点用控制城市阶段性开发边界, 以合理引导城市土地的开发与再开发的边界。[11-12]

2.2 低碳导向。低碳生活也是城市合理布局的重要体现。城市的低碳化依赖三个方面的共同作用:降低碳来源(源头减碳)、消减碳排放(过程减碳)和加强碳捕捉(结果减碳),从城市规划角度看,可以通过合理的空间布局达到上述低碳发展目标。通过土地有效混合使用减少交通出行行为,降低碳来源;通过发展城市公共交通,降低私人交通工具使用,减少碳排放量;通过构建生态单元与城市绿地系统,加强碳捕捉。从城市交通和土地利用规划入手,在城市空间规划角度可以采用相应的规划策略。城市低碳导向主要包括构建公交导向的绿色交通体系和建设综合密集型城市和城市单元。

2.3 生态导向 纵观城市空间结构研究的历史,生态思想仿佛一条忽明忽暗的主线,始终贯穿其全过程。其间,无论是农耕时期“天人合一”的建城思想还是工业革命后期略带“乌托邦”色彩的人本主义城市结构模式,或是新时期理想生态城市模式,或“自发”或“自觉”,无不包含着“生态导向”的思想精髓,并成为塑造城市空间结构的一股不容忽视的精神力量。概括起来,这一思想精髓主要涵盖了以下的思想内容:崇尚自然之趣与自然之美,将自然引入城市,让城市回到自然;将自然生态系统作为城市复合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强调人工环境与自然生态环境相协调,城市空间发展与自然演进过程相契合;以自然过程引导土地开发与城市布局,设计结合自然;强调自然生态对城市发展规模的约束,体现发展极限的思想。生态导向的城市空间结构研究是城市空间结构优化与生态空间与城市实体空间的整合技术的理论基础。城市生态导向将最大限度地保护城市生存所依托的生态环境,为城市的长远发展预留出了生态服务基础。[12]


3. 大湾区规划和建筑实施的方法


深圳、香港、澳门这三颗南方明珠分别坐落在一衣带水的珠江三角洲南端。每两个城市之间来往不超过1小时。虽然深港澳三个城市的自然条件相似,却采取了不同的发展模式。香港作为亚洲的金融中心,其城市风貌体现的是“效率`’.无论是文通、公共空间还是住宅都是建立在对土地的最大限度的利用上。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城市生存所依托的生态环境,为城市的长远发展预留出了生态服务基础。公众参与机制的完善,市民能够真正影响、决定城市的风貌景观。澳门面积不大却能将其发展过程中把老城区自然发展形成的城市空间结构保留了下来,形成了独特的城市风貌,而这种具有可识别性的景观风貌对城市旅游业的促进功不可没。深圳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展示窗口,宽阔的街道、大体的公共建筑、繁茂的绿化带给人焕然一新的花园城市面貌。但是其中人性尺度的缺失,看起来漂亮,用起来却不方便。此外,由于快速的城市化以及土地管理的失控,深圳在其城市结构还没有成熟的惰况下,就迅速发展成了超大城市,深圳的发展用地已经十分有限。[13]

针对三地的特点大湾区规划和建筑实施的方法存在明显区别。对于深圳这种以政府为导向的地区,我们采取多维度推进的实施方式,在空间维度上,通过分区规划—法定图则的细化落实进行开发控制,以控制为导向;在时间维度上,通过近期建设规划—年度实施计划逐步推进,以引导性为主,并与国民经济发展五年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在时序上达成一致,相互衔接和互为补充。香港和澳门长期以来具有较好的城市规划,公众参与机制完善,借鉴西方国家城市规划所经历的由控制导向—开发导向—行动导向的演进历程,将在继续完善以控制导向为主的规划实施机制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以空间结构、低碳和生态为核心的开发导向和以行动实施为核心的行动规划。[14]


4. 结论


深港澳大湾区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与南海依湾相连,与东南亚隔海相望,是世界贸易的主要海运通道,亚欧经济贸易衔接的核心点,居国际金融和贸易核心地位,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一带一路的战略咽喉重地,东向可联通海西经济区、西拓可携手广西—东盟合作区,是最具发展空间和增长潜力的世界级经济区域。深港澳大湾区具有改革开放和制度创新的先行优势,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市场经济体系较完善,国际经济贸易联系十分密切,在全球产业分工链条中形成了持续上升的能力,是我国经济转型的排头兵。[15]

坚持城市的空间结构、低碳生态导向,建设深港澳大湾区就是要从传统的大而全、小而全的独立城市形态向统筹协调的城市群转变,要打破画地为牢行政分割,资源过度集中,经济发展差异显著的空间格局,充分发挥城市间的动态比较优势提升深港澳大湾区经济国际化水平,以开放推动转型升级,以提升国际竞争力为核心,加强区域合作,优化利用外资结构,提高“走出去”水平。全面推进深港澳大湾区、珠江—西江经济带、粤桂黔滇高铁经济带、琼州海峡经济带和东江生态经济带等跨区域合作,强化对内辐射功能,深化深港澳、粤闽、粤桂琼等海洋经济合作圈的协同发展。


参考文献

[1] 林初昇.“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之可为与不可为[J].热带地理,2017,37(6).

[2] 林芳莹.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规划研究[J].区域经济评论,2017(5):22-23.

[3]曹方平.加快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的几点思考——基于深圳市[J].财会学习,2017(11):205-205.

[4]陈晓宁.精心打造珠三角机场群加快推进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J].中国民用航空,2017(6):22-24.

[5]汪行东,鲁志国.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空间结构研究:从单中心到多中心[J].岭南学刊,2017(5):78-85.

[6]卢文彬.深圳参与深港澳大湾区规划建设的定位与着力点[J].特区实践与理论,2017(5):7-10.

[7]蔡赤萌.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的战略意义和现实挑战[J].广东社会科学,2017(4):5-14.

[8]覃成林,刘丽玲,覃文昊.深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战略思考[J].区域经济评论,2017(5):113-118.

[9]郭楚.描绘深港澳大湾区合作宏伟蓝图[J].发展改革理论与实践,2017(7):4-8.

[10]郭楚.携手共创深港澳大湾区,与世界超级湾区试比高[J].环境经济,2017(Z2):70-73.

[11]李晓莉,申明浩.新一轮对外开放背景下深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和建设路径探讨[J].国际经贸探索,2017(9):4-13.

[12]马玉荣.深港澳大湾区建设的着力点——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侯永志[J].中国经济报告,2017(9):11-14.

[13]何家鸿,戚晓曜,杜生鸣.推进深港澳大湾区建设政策研究[J].特区实践与理论,2017(1):15-18

[14]邓昭华,何舒慧,王世福.深港澳智慧湾区发展策略研究[J].城市建筑,2017(27):11-15.

[15]武文卿.建设深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协同新进展[J].中国招标,2017(43):18-19.


返回